首 頁 > 新聞 > 湖南> 正文

篮球比分直播网90v:兩位“80后”村支書見證山村巨變:湘南偏遠山村里,村支書的山村記憶從“山窮人窮”到“窮人變忙人、變富人

來源:瀟湘晨報作者:王歡編輯: 陳茜時間:2019-10-27 16:53:39

篮球架子 www.zrdov.com  PDp瀟湘晨報網

1.jpgPDp瀟湘晨報網

  湘南邊陲,翻過最高的那座山就到了另一個省。山坳坳里,有一個叫東源村的偏僻村莊。寒來暑往、冬去秋來,三湘父老在此世代居住。從土里刨食,在山上取水,靠老天爺吃飯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2019年的這個秋天,更明亮的晨曦,更輕柔的晚風,捎來了記憶中的歌謠。歌謠是這樣唱的:“水泥臺階白粉墻,家家戶戶住洋房,屋前屋后一個樣,路路小車并排行……”過去的人們,含著熱淚帶著苦笑哼唱這首歌。歌詞中的場景,對于他們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歌詞的作者叫范國春,今年81歲。創作歌謠時他58歲,是宜章縣關溪鄉鯽魚塘村的村支書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“那時候真苦。現在這些變化,當時想都不敢想。”老人笑,皺紋在臉上笑成了一朵盛放的菊花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是啊,山村巨變。如今,山村的夢想從歌謠里飛出來,飛出了人們的“計劃”和想象,仿佛延伸舒展的道路,抵達外面的世界,觸摸遙遠的天邊。PDp瀟湘晨報網

3.jpgPDp瀟湘晨報網

  25年工齡的老村支書:記憶中只有貧窮饑餓PDp瀟湘晨報網

  2019年9月19日,郴州宜章縣關溪鄉東源村。從村委出發,我們驅車行駛在鄉間的水泥路上。中煙的扶貧隊員瞿欣駕一輛摩托車,一溜煙地消失在一個個村口拐角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他要帶我們去見一個人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菜地里一棵梨樹掛滿果梨,壓彎了枝頭,盡頭探出一位老人家,笑得合不攏嘴,看著我們。他叫范國春。2016年,東源村由鯽魚塘村、栗木村、魯塘村三村合并,他在上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擔任鯽魚塘村村支書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為什么叫鯽魚塘村呢?當地人傳說,他們的老祖公(也許是宋明代)騎馬經過此地,路難走,水也沒得喝,馬直接躺倒在地不走了。老祖公也累了,心想那就都歇歇吧,便靠著一口古井躺了下來。老話怎么說,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老祖公正瞇眼躺著,突然感覺耳邊有水流的聲音,他一看,井里有清涼的泉水,水里還有游動的鯽魚。老祖公高興之余,決定在此永久居住,繁衍子嗣永繼香火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范國春是老祖公的多少代無從考證,但他不僅清楚村名由來,對于之后村莊的面貌和故事,他也是“心里有一本書的”。范國春出生于1938年,從小,他的記憶就和貧窮、饑餓分不開。從艱難歲月中活了下來,1971年,33歲的范國春擔任鯽魚塘村的村支書。他能力突出,為人公正清廉,深得村民信任,在村支書的崗位上一干就是25年,直至1996年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歌謠描繪深山藍圖:洋房、道路和小車PDp瀟湘晨報網

  “山窮人窮,水盡路斷,沒有希望。”范國春這樣形容過去的村莊。到80年代,因為土地不適合種植水稻,人們辛苦勞作一年卻吃不到一口白米飯,紅薯、玉米是主食,卻也填不飽肚皮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到了90年代末,改革開放的浪潮給中國大地奏響澎湃發展的高歌,山外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鯽魚塘村的村民卻依然為一日三餐憂愁度日。沒有道路,人們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路,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2000年以后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村里漸漸有了泥巴土路,人們破衣赤腳走在路上,依然看不到山村發展的希望。外面的女孩不愿嫁過來,村民采取交換女兒的方式,為兒子娶親,又稱“扁擔親”。有的近親結婚,生出了殘疾人。山多地少,人均三分田,山上石漠化嚴重,存不住水,村里百分之七十的人家還需要買米吃。許多村民住在老舊的土胚房里,直到2018年,村里危房數量達到92棟之多,是全縣危房平均數的十倍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村里荒草叢生、垃圾遍地,年輕人大量外出務工,留下老人小孩艱難度日,村里的光棍數量一年比一年多,“日子過得和黃泥巴水一樣苦。”范國春說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三村合并后,東源村依然以“大”、“差”、“弱”聞名鄉里。宜章全縣23個脫貧村,東源屬于最落后分子,要資源沒資源,要條件沒條件,典型的深度貧困村,脫貧攻堅的硬骨頭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“我心里急啊,難道我們東源村的鄉民只能過這樣的生活?”范國春說。PDp瀟湘晨報網

2.jpgPDp瀟湘晨報網

  村支書新夢想:東源村迎八方來客PDp瀟湘晨報網

  中煙的扶貧隊來了。老支書著實高興了一陣,他跟88年出生的后生陳斌說:你現在是村支書,你要把握機會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陳斌,東源村現任村支書,兩年前還在廣東的鞋廠里務工。扶貧隊來了后,給分散在全國各地的年輕人特別是黨員打電話,希望他們回村搞發展建設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他回來了。通過選舉,陳斌成了東源村的村支書。他發現東源村就兩條路,一條橫的,一條豎的,3.5米寬,兩臺車會車都是大問題,通往莽山國家森林景區的路還是條斷頭路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扶貧隊提出流轉土地在山上種油茶,山下種烤煙,陳斌拿不準,打電話給老支書范國春。老爺子二話不說,斬釘截鐵地說:“轉!”PDp瀟湘晨報網

  陳斌想起一件事。上世紀80年代,鯽魚塘村沒有電,沒有學校,時任村支書范國春發動全村村民上山造林,荒山上種上了松木、杉樹等樹木,賣樹換來的錢一分不少地投入到了高壓線的架設和學校的建設中,“高壓線花了3.6萬元,學?;?.7萬元,這在當時是筆大數目,這是老支書帶領村民敢想敢干帶來的成果”。陳斌從老支書荒山造林的事跡中得到啟發,發動村中族老,給村民們做思想工作,最終,數千畝的土地得到流轉,荒山變綠,并流出了財富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解決了地的問題,新老支書最操心的一件事是道路。他們跟扶貧隊提要求,希望加寬村中的主干道,建好通往莽山旅游景區的道路,通往鄉政府的路最好也拉通,這樣,原來閉塞在山坳的東源村四面拉通,“死水變活水,窮人變忙人、變富人”。PDp瀟湘晨報網

  如今,這些道路有的已經建成,有的已經動工。原來落后的村莊有了現代化的智慧共享農業,原來倒塌的土坯房屋變成了網上訂購的共享民宿……PDp瀟湘晨報網

  對于山村,陳斌有了新夢想:家家農莊,戶戶生意,年輕人擼起袖子加油干,老年人田園風光里有休閑,發展的東源迎來了八方來客,她真正地“活”了!PDp瀟湘晨報網

  瀟湘晨報記者王歡 郴州報道PDp瀟湘晨報網